湖南耒阳市公职人员许时明办公室纵火身亡,湖

2019-10-07 作者:社会头条   |   浏览(191)

记者今日获悉,7月28日15时左右,耒阳市蔡伦北路耒阳巨力农业有限公司办公室发生人为纵火案件,造成一人死亡,一人重伤。

中新网8月9日电 据湖南省耒阳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7月28日下午,耒阳市蔡伦北路金业珠宝店铺二楼发生一起纵火案,造成1人死亡2人受伤。经警方调查,纵火人与其中一名伤者因投资亏损产生矛盾,当天到其办公室纵火,准备同归于尽,致自己被烧死。

8月8日,报道《湖南一公司遭纵火致1死1重伤,两人曾是生意伙伴后产生矛盾》。湖南耒阳警方8月9日通过官方微信通报称,纵火案已造成1死2伤,其中死者为湖南巨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重伤者为该公司股东,两人因公司投资亏损而产生矛盾,案件还导致该公司一文职人员烧伤。

做人要厚道,坑蒙拐骗的事情少干,否则那些冲动的魔鬼,就会找上你,虽然魔鬼会被惩罚,但你自己遭遇此劫,也不算很冤!

多个信源告诉记者,纵火者为许时明,生前为耒阳市南京镇干部。目前身亡。伤者谷云利,曾任耒阳市公安局治安巡逻大队大队长。

2016年7月28日15时05分,耒阳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报警称:蔡伦北路金业珠宝店铺二楼起火。该局蔡子池派出所民警和消防人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灭火救人,发现系金业珠宝店铺二楼起火,现场有一名男子死亡,两名男子受伤。处警民警和群众立即将受伤人员送至医院进行抢救。

图片 1通报

一、

知情人称,许时明与谷云利是生意伙伴,后来因投资亏损产生矛盾。谷云利是巨力农业的大股东,而许时明曾经是巨力农业法定代表人。

经现场勘查和调查取证,初步查明系人为纵火。纵火男子许某明(男,42岁,湖南巨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当场死亡,受伤者为谷某利(男,49岁,湖南巨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曾任耒阳市公安局治安巡逻大队大队长,2014年9月经耒阳市组织人事部门批准辞去公职)和李某。

耒阳警方通报称,经现场勘查和调查取证,初步查明系人为纵火。纵火男子许某明(男,42岁,湖南巨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当场死亡。据《新京报》报道,纵火者许时明生前是耒阳市南京镇干部。

2007年2月4日1时47分,台州市公安局黄岩分局指挥中心接到报警,东城开发区绿汀路224号发生火灾。接警后,公安消防部门迅速出警,全力扑救!

南京镇一位领导表示,许时明为该镇干部。耒阳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称,谷云利2014年初已辞去公职。耒阳市公安局一位和谷云利相熟的人告诉记者,目前谷云利仍在重症监护室,“烧伤面积百分之八九十”。

警方进一步查明,许某明与谷某利因公司投资亏损而产生矛盾,7月28日下午许某明到谷某利办公室纵火,准备与谷同归于尽,致自己被烧死,谷某利被烧成重伤,李某手部和面部被烧伤。

通报显示,受伤者谷某利49岁,是湖南巨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曾任耒阳市公安局治安巡逻大队大队长,2014年9月经耒阳市组织人事部门批准辞去公职。另一伤者李某34岁,是谷某利聘请的文职。

消防官兵到了现场后,发现大火已经是烧上了二楼,很多人在楼上发出凄惨的呼救声,但很快这些声音就消失不见了!

中新网8月9日电 据湖南省耒阳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7月28日下午,耒阳市蔡伦北路金业珠宝店铺二楼发生一起纵火案,造成1人死亡2人受伤。经警方调查,纵火人与其中一名伤者因投资亏损产生矛盾,当天到其办公室纵火,准备同归于尽,致自己被烧死。

目前该案尚在进一步调查中。警方负责人表示将依法开展调查,查清事实真相,回应社会关切。

警方进一步查明,许某明与谷某利因公司投资亏损而产生矛盾,7月28日下午许某明到谷某利办公室纵火,准备与谷同归于尽,致自己被烧死,谷某利被烧成重伤,李某手部和面部被烧伤。目前该案尚在进一步调查中。警方负责人表示将依法开展调查,查清事实真相,回应社会关切。

虽然使用了能想到的一切办法,但大火还是直到凌晨3时10分才扑灭。经过清点检查,火灾共过火13间房屋,造成17人死亡、6人受伤。

2016年7月28日15时05分,耒阳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报警称:蔡伦北路金业珠宝店铺二楼起火。该局蔡子池派出所民警和消防人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灭火救人,发现系金业珠宝店铺二楼起火,现场有一名男子死亡,两名男子受伤。处警民警和群众立即将受伤人员送至医院进行抢救。

经勘察,案件现场位于黄岩东城开发区绿汀路和橙汀路交会鄂十字路口处,系一栋二层钢混框架结构的建筑,整体呈90度圆弧状,建筑面积917平方米,一层均为临街商铺有服装店、小超市、小炒摊、面馆、照相馆等10家店铺,案发当晚一层有8家店铺19人住宿,除4号店铺鲍丽丽母子烧死外,其余人员均系着火后起床逃离。二层除房主夫妇住外,全部出租给外来务工人员居住。案发后二楼有47人居住,除15人被烧死外,32人起火后逃离现场。死者中女性11名,成年男性4名,2名男孩。

经现场勘查和调查取证,初步查明系人为纵火。纵火男子许某明(男,42岁,湖南巨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当场死亡,受伤者为谷某利(男,49岁,湖南巨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曾任耒阳市公安局治安巡逻大队大队长,2014年9月经耒阳市组织人事部门批准辞去公职)和李某。

根据现场勘查,起获部位在该栋房屋一楼东起第四家鲍丽丽服装店的卷帘门下。卷帘门外侧烟熏多于内侧,卷帘门下的地面上有带状液体流淌烧灼痕迹。经过提取起火部位的物证送公安部消防局天津火灾物证鉴定中心和台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分别检验,均检出二甲苯、三甲苯等芳香烃类化合物成分,推断应为矿物油类助燃剂的残留物。经过案发后当即提取的现场对面的监控录像仔细观察,发现现场在起火瞬间,有一个人影迅速逃离了起火点。由于距离远、光线暗和分辨率低,录像画面质量极差,不具备进一步辨识条件。

警方进一步查明,许某明与谷某利因公司投资亏损而产生矛盾,7月28日下午许某明到谷某利办公室纵火,准备与谷同归于尽,致自己被烧死,谷某利被烧成重伤,李某手部和面部被烧伤。

至此,经过消防、刑侦部门联合勘查,可以初步认定这次的火灾是一次人为纵火案件。

目前该案尚在进一步调查中。警方负责人表示将依法开展调查,查清事实真相,回应社会关切。

调查起火点店铺发现,案发时女店主,37岁的鲍丽丽和其儿子滕熙同住,两人均在火灾中丧生。鲍丽丽在5年前开始租赁该店面,先后卖过蔬菜、小杂货、服装,平时生意一般。鲍丽丽丈夫滕万禄原来与鲍丽丽一起经营店面。两个月之前离开黄岩到上海经营香烟店。因生意尚好,滕万禄要求鲍丽丽将店面转让后到上海一起经营。案发前,鲍丽丽欲以15000元转让该店面。

经过调查相关人员反映,鲍丽丽性格暴躁,在经营活动中经常言语伤人,并常常驱赶在其店前路边设摊的流动商贩。因此办案人员认为,鲍丽丽很可能是这起案件的矛盾点!

而此时,这起案件已经惊动了浙江省公安厅和国家公安部!毕竟浙江治安状况不错,很久没有发生有如此多死者的案件了,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立刻决定将该案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

二、

既然成了督办案件,当地警方非常重视,马上成立了专案组!根据现场勘查、尸体检验和物证鉴定,专案组认为犯罪嫌疑人有明显的预谋性、针对性。可以推断此案是由矛盾关系引发的放火案件。案犯最有可能针对起火点所在的店铺业主鲍丽丽,适当将范围扩大到一楼与鲍丽丽店铺相邻的皮鞋店、超市等店铺和房东。

专案组经过分析,发现犯罪分子纵火时快速逃跑,估计最后造成17人死亡是他也没有想到的。根据现场店铺商品的物流范围划分了重点嫌疑人居住区域,将调查重点放在该区域的外来打工者和经商人员。

同时,经过分析嫌疑人应该有如下特点:案发当晚去向不明;跟鲍丽丽或者是周边商铺的人有矛盾;手部脸部可能有烧伤;案发后非正常离开对案情特别关注;年龄体态从录像上反映案犯人影轮廓为中年男性;有条件拿到助燃剂;具备获取汽油等矿物质的条件;有交通工具自行车。 

根据以上特点,专案组安排大量的警力排查重点区域的重点人口,同时调查曾经有过纵火前科的人员,经过与侦查范围内的人口、通信、上网数据碰撞后产生600条数据,分批次予以落实。与此同时,深入查阅所有周边的监控探头,从视频中寻找嫌疑人身影;深入开展外省市协查工作;深入开展宣传发动工作。

侦查过程中,专案组经过分析,认为鲍丽丽是整个案件的核心,必须要牢牢抓住!因此始终围绕鲍丽丽全面调查了其家庭、感情、人际交往、债权债务、店铺转让、生意竞争、商品买卖、个人纠纷、驱赶流动商贩等方面的情况,总计调查相关人员287名。

经过细致排查获悉,专案组获知,鲍丽丽的老乡曾将现场斜对面的一间香烟店转让给一外地人,在转让过程中,鲍丽丽帮老乡讲过话,后香烟店被村子收回了并拆除,为此,该外地人多次找鲍丽丽索要其老乡的电话号码并发生争吵。经查,受让该香烟店的外地人系刘卫雄夫妇,但鲍丽丽的老乡身份不清。

刘卫雄!这个名字一出现,就让侦查员们一阵兴奋,毕竟鲍丽丽得罪的人很多,但这个人是大家一致认为最近和鲍丽丽有矛盾的人!专案组马上传唤此人,在询问中,刘卫雄十分自然地陈述了店面的转让经过,自称在店面转让过程中仅损失了2000余元,事后确实向鲍丽丽打听过原店主的姓名、联系电话,但鲍丽丽称原店主系姓陈的洞头人,是其经商过程中认识的一个温州老乡而已,具体情况不清,自己也就作罢。同时,刘卫雄自称案发当晚在同事家吃饭后便回住处睡觉,约凌晨3时接到连襟姚蔚勋打来的电话得知火灾后才赶到现场。

专案组经过调查,发现刘卫雄妻子宋满红已于2月2日返乡,更加令他们吃惊的是,刘卫雄有三个住在现场二楼的亲戚在此次火灾中被烧死,这样一来,他的嫌疑就下降了,因为如果纵火的话,很可能导致自己亲戚死亡。但由于当晚刘卫雄单独居住,其案发前后的活动情况无法印证,因此他的嫌疑无法排除!

三、

而在走访鲍丽丽丈夫滕万禄的过程中,却出了麻烦。滕万禄坚决否认鲍丽丽参与过老乡的店铺转让事宜,这令专案组很纳闷。明明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刘卫雄也承认了,为何滕万禄一定要否认呢?恐怕这里有些让人不了解的情况。但由于鲍丽丽已死,侦查人员一时无法搞清陈姓洞头人的身份,围绕刘卫雄的调查工作无法深入。

在围绕刘卫雄开展侦查的同时,侦查人员反复观看现场周边相关的治安视频监控和企业视频监控,并在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和浙江大学等科研单位的协助下进行技术处理后发现,2月4日凌晨1时31分,有一男性推自行车自西向东到现场,此后一直在现场附近活动,直至1时43分起火。由于监控距离远、光线弱、图像质量差,无法分辨该男子体貌特征。通过进一步向西扩展,侦查人员发现有三个监控都有该男子骑自行车经过的记录,尤其是1时29分在距现场460米的二环路监控可以分辨出该男子戴有帽子,衣着上浅下深,骑一辆浅色双斜26寸自行车,该男子嫌疑重大。视频侦查技术方面,专案组坚持边实践边探索,通过信息重现等手段使无价值的现场录像实现“无中生有”、现场重现,利用监控路线准确还原了案犯的来取路线,成功锁定案犯在1时29分骑车经过二环路,并通过影音清洗技术处理出案犯的帽子、衣着、自行车等特征。至此,案犯的外形特征已经被彻底锁定了!

3月14日,专案组派人再次梳理鲍丽丽在买卖、生活及待人处事等方面可能形成的各类矛盾,发现其在老乡转让店铺一事的时间、作用等具体问题需要进一步查实。尤其是滕万禄的坚决否认,更是说明鲍丽丽当初曾经做了一些不光彩的事情!

3月15日,侦查人员查明转让给刘卫雄香烟店的原店主为陈飞珠,当日即派人赶赴温州找到陈飞珠。陈飞珠承认自己在2005年6月的店面转让中隐瞒了店面即将拆除的事实并给受让方造成了一定损失。此后鲍丽丽通过电话告诉陈飞珠,称刘卫雄夫妇曾多次向鲍打听陈的电话,鲍未告诉对方,陈扬言要报复,让鲍也开不成店。至此,刘卫雄的嫌疑大大增大了。

侦查员当即赶赴村委会调取了刘卫雄接店后缴纳房租的文字凭据,发现转让凭据时间是2006年8月,刘卫雄为此与鲍丽丽产生矛盾的时间当在此后,而扬言“让鲍开不成店”的时间是在2006年的12月间。由此大大地拉近了刘卫雄为转让店面而与鲍丽丽产生矛盾的时间。而且刘卫雄妻儿是借钱回家,年前经济上的拮据极有可能使刘卫雄将矛盾焦点转向鲍丽丽,产生报复行为。至此,刘卫雄与鲍丽丽的矛盾关系得到证实,刘卫雄的嫌疑上升。

四、

专案组决定深挖刘卫雄当晚的行动轨迹!通过进一步对刘卫雄的工作单位深入调查,刘卫雄的工友刘勇反映:案发当晚18时许,刘勇本人和刘卫雄、薛林勇3人一起骑自行车从厂里出发经现场到另一工友处准备打牌,后分别返还暂住点。2月3日晚18时33分22秒,刘卫雄等3人沿澄江路自西向东路过现场,当时刘卫雄即戴有帽子、衣着上浅下深,骑一辆有车筐的浅色双斜26寸自行车,和之前录像中确定的人完全一致。至此,专案组认为刘卫雄有重大作案嫌疑,将他传唤到专案组,并进行心理测试。刘卫雄没有通过心理测试,这显示他心中有鬼!之后侦查人员针对此案精心设计了审讯方案,三个小时就拿下了刘卫雄!

2006年6月,陈飞珠以1万元的价格将香烟店转让给刘卫雄夫妇,隐瞒了该店铺将被村子收回并拆除的情况。转让过程中,陈飞珠自称是鲍丽丽的亲戚,鲍丽丽也在现场帮陈说话,促成店面转让。陈飞珠得款后立即离开黄岩返回乡。刘卫雄夫妇受让店面后不久即得知该店铺即将被拆除,为此曾多次向鲍丽丽索要陈飞珠的家庭住址和联系电话,而鲍丽丽不予提供。同年11月该店铺被村子回收并拆除,刘卫雄夫妇蒙受了四五千元的损失。2007年2月2日,刘卫雄的妻子向别人借到路费带小孩返乡后,刘卫雄回想因受让店面蒙受的经济损失导致自己不能回家过年,又无法找到原店主,即迁怒于当时帮店主说话的鲍丽丽并计划进行报复。2月3日,刘卫雄从其打工的胜利塑胶厂将一瓶松香水带到了王东村的暂住处。2月4日凌晨1时20分许,刘卫雄从暂住处骑自行车经过二环路,沿澄江路到现场,将松香水从卷帘门门槛倒入鲍丽丽店铺,用打火机点着面巾纸引燃后迅速向南逃离现场,并在逃跑过程中将盛装松香水的玻璃瓶扔进附近河道。根据刘卫雄交待,侦查员分别从打工处与暂住地起获了自行车、帽子等物证。至此,案件成功告破。

刘卫雄自然是被判处死刑,但说实在的鲍丽丽自己也有过错,她帮助自己老乡陈飞珠欺骗刘卫雄,事后又不肯提供陈飞珠联系方式,实在是很缺德的一个人!做人要厚道,否则就会有恶人来缠你!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8522发布于社会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南耒阳市公职人员许时明办公室纵火身亡,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