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继承权,不要父母房也需养老尽孝

2020-01-29 作者:社会头条   |   浏览(95)

本报讯 为了让大儿子放弃房产继承权,老母亲掏12万作为补偿。然而,大儿子拿了钱并签署《放弃房屋产权声明》后,却迟迟没有搬出涉事房屋。88岁的老母亲陈艳兰害怕自己百年之后,子女会因为遗产起纷争,便将58岁的儿子告上法庭,要求确认其无继承权。记者 陈栋

图片 1

  长沙晚报记者 朱炎皇 通讯员 罗荣 聂士洋

(王翁阳 魏文静) 近日,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在审理一起公民诉公证处的行政诉讼案中,首次采用协调方式解决了这起原告长期多次诉讼仍不服的争议问题,上诉人自愿撤回了该案诉讼,各方当事人均对法院的协调处理结果表示满意。 原告訾王根与妻子杨桂英共有6个子女,该案第三人訾明华系他们的小女儿。訾王根与妻子共同拥有坐落于昆明市王旗营小区某幢7号房屋一套的产权。2001年12月17日杨桂英病逝。2002年6月27日,原告訾王根及6个子女同至被告昆明市盘龙区公证处,办理了三份《公证书》,其一:放弃继承权声明公证书,载明:訾王根及除訾明华以外的5个子女共同声明,放弃继承杨桂英对昆明市王旗营小区某幢7号房屋一套的二分之一产权;其二:继承权公证书,载明:杨桂英对房屋享有的二分之一产权,由第三人訾明华一人继承;其三:赠与合同公证书,载明:原告訾王根将其所有的昆明市王旗营小区某幢7号房屋一套的二分之一产权无偿赠与訾明华。三份公证中分别由訾王根、訾明华及其他子女共同签字。之后,訾明华持公证书向昆明市房产管理局申请办理了产权变更手续,将该房的产权变更为自己。 后因小女儿訾明华与原告訾王根在赡养方面发生争执,以公证书的办理是在自己不知公证内容的情况下办理,违背了自己的真实意愿为由,诉请法院撤销昆盘证字第1653号赠与合同公证书。 一审法院认为訾王根在办理公证过程中是完全知情且有意愿将其所有的房屋产权赠与訾明华,意思表示真实。并以超过起诉期限为由,驳回了訾王根的起诉。訾王根不服一审法院的判决,向昆明中院提起上诉。 针对案件特殊性,昆明中院行政庭决定用协调形式妥善处理该行政争议,这样既能较好地解决“官民”纠纷,又能节约并减少法院审判资源及当事人诉讼成本。最终,双方当事人达成协调意见,訾王根现居住的王旗营小区某幢7号房仍继续居住,同时訾明华必须尽相应的赡养责任。而訾王根也自愿撤回上诉。案件受理费减半由訾王根负担。

母亲状告儿子,要求确认其没有继承权

女儿8岁时被人收养,亲生父亲去世后,还能继承房产吗?子女自称对父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并且与父母共同生活,在分配遗产时主张多分,法院支持吗?近日,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样一起继承纠纷案件。

  “兹有父亲张某83岁,于长沙市天心区某号有房产一栋。我张易自愿放弃该房产继承权,同时也不承担父亲的生老病死义务。”近日,这份奇葩承诺书摆在了天心区法院法官的办公桌头,署名张迦、张宾。“不要房子,不养老”?这样的“奇葩”承诺书是否合法呢?昨日,天心区人民法院该案的审判长罗荣做了详细解答。

陈艳兰和王平1957年结婚,婚后生育了四个子女,分别是儿子王晓海、大女儿王红、二女儿王丽、三女儿王华。2010年3月,王平去世了。夫妻俩积蓄不多,唯一值钱的就是位于海口甸昆路的一处房产。

大女儿被姨妈收养能否继承?

  父亲多病,二儿大女撂挑子

为了避免子女因遗产起纠纷,陈艳兰与大儿子达成协议:陈艳兰支付王晓海12万元,王晓海则放弃房产继承权和使用权。2015年10月3日,王晓海签署了《放弃房屋产权声明》,声明称,已收到陈艳兰12万元,愿意放弃房产的使用权和继承权。

王永磊和刘芳是一对老夫妻,两人生育了五名子女,长女李红、次女王霞、三女王文、长子王峰、次子王威。王永磊2009年去世,他的父母均先于其去世。王永磊生前与刘芳参加房改取得济南市市中区经十路的一处房产,价值150余万元,这成了子女们的“心事”。

  这起继承纠纷的由来是这样的——张爹生前有两次婚姻,第一次生育大儿子张迦、二儿子张易、大女儿张宾,第二次生育小女儿张叮。张爹生前与张迦生活在一起,由张迦照顾其饮食起居,张叮每月付给张爹500元不等的生活费。

然而,儿子拿了钱后,迟迟不从房子里搬出去。陈艳兰担心自己百年之后,子女依旧会因房产起纷争。今年2月16日,她向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确认被告王晓海于2015年10月3日签订的《放弃房屋产权声明》合法有效;确认被告不享有海口市甸昆路房产的继承权和使用权。

按说王永磊的父母先于其去世,继承其财产的继承人范围自然是老伴刘芳和五个子女。可是长女李红自小就被收养了。刘芳说,李红八岁时就由刘兰收养,一直和刘兰夫妇生活,称呼刘兰“妈妈”。刘芳提交了证据,派出所出具的户籍证明信显示,记载户主也就是李红的丈夫李君,其“岳母”一栏填写是“刘兰”。济南市市中区杆石桥街道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服务中心出具的证明也没有记载大女儿李红,证明记载:刘芳与王永磊育有四名子女,大儿子王峰,小儿子王威,大女儿王霞、小女儿王文。

  2012年以后,张爹因病陆续住院治疗。最后一次住院治疗共花费医疗费用3万余元,均由小女儿张叮支付。因医院称可能需支付巨额医疗费用,张易、张宾向张迦、张叮提出丧葬费用张爹的银行存款两万余元支付。张易、张宾出具书面承诺放弃对房屋的遗产继承权,同时也不承担父亲生老病死的义务。

王晓海在法庭上承认,他确实和母亲协商签署了《放弃房屋产权声明》。但此外,他还签了一份《关于本人继承父母财产及赡养协议》,“之前做公证时,母亲没有拿出这份赡养协议,双方才没有进行公证。”王晓海表示,认可母亲的诉求也同意履行,但诉讼费应由母亲出,因为自己下岗多年至今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而母亲“有退休金”。

济南市市中区法院对这一争议事实认定如下:证据能够证明李红与案外人已形成收养关系,不应再作为被继承人王永磊的法定继承人继承王永磊的遗产。确认被继承人王永磊的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为原告刘芳、被告王峰、王霞、王文和王威。

  老人过世,遗产分割闹纠纷

法院确认《放弃房屋产权声明》合法有效

小儿子尽主要赡养义务应当多分?

  张爹逝世后,儿女们就遗产分割问题多次协商未果。2016年9月,张叮向天心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分割被继承人张爹名下的房屋产权,由原告张叮与被告张迦各享有二分之一,并由其继承张爹名下两万余元存款。张易、张宾不同意,要求继承张爹的房产。

法院审理查明,海口市甸昆路房产属于原告与王平夫妻共同财产,现仍登记在王平名下。2015年10月3日,被告王晓海签署《放弃房屋产权声明》,内容为“本人就父母购有位于海口市甸昆路房产,经与家人协商,由母亲给予现金人民币12万元,本人愿意放弃该房产的继承权及使用权,日后绝不反悔,若有反悔之举,本人将承担一切法律后果,并追究法律责任。”

继承人范围确定了,还有个焦点要解决。王峰、王霞、王文表示将自己的份额赠与母亲刘芳,刘芳表示接受赠与,但王威表示,自己从1989年结婚后一直与父母共同生活,在这套房屋内居住。“我对父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并且与父母共同生活,在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

  法院认为,张迦、张易、张宾、张叮均为被继承人张爹合法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张易、张宾在继承开始前书面承诺放弃继承,不产生放弃继承的效力。放弃继承应当在被继承人死亡后、遗产处理前作出表示。张易、张宾在张爹生前履行赡养义务极少,在遗产分配时,应当不分或少分得遗产。张爹的两万余元存款已由原、被告协商一致作为张爹的丧葬费用,该笔费用已由张叮垫付,原告要求该笔遗产由其继承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张迦照顾张爹的日常起居,张叮为张爹支付生活费、医疗费,尽到了主要赡养义务。

同日,王晓海、王红、王丽、王华签订《关于本人继承父母财产及赡养协议》,主要约定:陈艳兰健在期间,房屋产权归其所有;王晓海同意放弃该房屋的继承权和使用权,并积极配合办理一切变更事宜;如遇政府拆迁或房屋增值、降值等其他因素,王晓海没有任何权益;现该房产的继承权归王红、王丽、王华共同享有;等等。

在王永磊生前,刘芳对其尽扶养义务及子女对其尽赡养义务情况到底如何?王威主张其对王永磊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王永磊每次住院,白天都是其妻子刘平和王霞照顾,晚上是他自己照顾,他和王霞尽的赡养较多,王峰和王文尽的赡养义务少。刘芳称四个子女对王永磊都很孝顺。她交给王威生活费,如果不够,其他子女再进行帮助。

  法院判决,张爹名下的房屋由张迦、张叮各继承40%,张易、张宾各继承10%;张爹名下的银行存款两万余元,由张叮继承。

法院认为,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原则。诉讼中,被告承认收到原告给予的12万元,并称已搬出该房屋,所出具的《放弃房屋产权声明》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并认可原告的诉讼请求。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王晓海于2015年10月3日出具的《放弃房屋产权声明》合法有效;被告王晓海不享有海口市甸昆路房产的继承权和使用权。本案受理费人民币3650元,由被告负担。

王峰、王霞、王文称因为王威经济条件不好,是由老人负担生活开支,工资也不交给老人,其他子女在经济上帮助老人,王威对父母后来就不好了。

  

济南市市中区法院审查认为,刘芳、王峰、王霞、王文、王威对各自主张除自己的陈述外,均未提交证据。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法院对该争议事实认定如下:刘芳作为被继承人王永磊的配偶,与王永磊共同生活,对被继承人王永磊尽了扶养义务,被告王峰、王霞、王文、王威对被继承人王永磊亦尽到了赡养义务。

  法官问答

法院:房子归老人,需付继承补偿款

  一些群众在赡养和继承问题上还存在模糊认识,看办案法官案件审判长罗荣如何解答。

我国法律规定,遗产是指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被继承人王永磊生前与原告刘芳参加房改购买取得的涉案房产为其二人的共有房产,其中一半应当为被继承人王永磊个人所有的财产,在其去世后,应作为其遗产由其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依法继承。因被告李红与案外人形成收养关系,故不再对被继承人王永磊的遗产进行继承。因此,王永磊的遗产由原告刘芳、被告王峰、王霞、王文、王威继承。

  1.“死不继承”,能否“生不赡养”?

根据法律规定,继承中遗产的分配的原则,同一顺序的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均等。原告刘芳和被告王峰、王霞、王文、王威对被继承人王永磊均分别尽到了扶养和赡养义务,因此应当按照法定继承原则平均分割遗产。即原、被告各继承被继承人王永磊遗产的五分之一份额。原告刘芳和被告王威均主张涉案房屋的所有权,从房屋占有份额及原告刘芳作为老人要有稳定的住所考虑,涉案房屋应判归原告刘芳所有,刘芳按照房屋的评估价值和四被告所分得的遗产份额给付四被告继承补偿款。被告王峰、王霞、王文表示将其继承的房产份额赠与给原告刘芳,原告刘芳表示接受赠与,双方赠与合同合法有效。虽然本案系继承纠纷,但为避免造成当事人诉累,本案予以一并处理。原告刘芳给付被告王威房屋继承补偿款。法院最终判决,房屋归原告刘芳所有。刘芳给付被告王威房屋继承补偿款15万余元。

  答:不能。赡养父母不仅是社会伦理对子女的道德要求,也是子女的法定义务。义务是强制性的,必须履行,除非赡养人完全丧失赡养能力。老人在世时,即使子女表示放弃遗产继承权,其赡养义务不得免除。

来源:济南市中法院

  2.在老人生前,子女书面承诺放弃继承权,是否有效?

声明:图文转载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联系。

  答:无效。继承权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继承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志决定接受还是放弃。但继承是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的,被继承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只能在被继承人死亡后作出才发生效力。

  3.对那些不赡养父母的子女,父母死后财产应该如何处理?

  答:有遗嘱的,根据遗嘱处理;没有遗嘱的,按照法定继承处理。不赡养老人或对老人尽赡养义务较少的,诉至法院时,可以判决不分或少分财产。

  4.有的老人说:“财产不给你,你也要赡养我。”对此,应怎么看?

  答:赡养父母是子女的法定义务,必须履行。而老人在世时对自己的财产享有所有权,可以依法占有、使用、收益、处分。赡养义务和遗产继承并非完全对应关系,而是与父母的血亲关系、抚养义务相联系。当然,在情理上,只要子女尽到了赡养义务,老人在立遗嘱时也应当适当考虑。

  5.老年人携带自有财产再婚,子女能否以不赡养老人为由阻碍老人再婚?是否还有赡养义务?

  答:婚姻自由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法律原则。子女不能以不赡养老人为由阻碍老人再婚,在老人再婚之后子女依然有赡养义务。当然,子女对老人的遗产还享有继承权。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8522发布于社会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儿子继承权,不要父母房也需养老尽孝

关键词: